【书话二十年】

时间: 2019-10-06 16:19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我到书话肯定没有二十年,十年却不止。我忘了第一个帖子是不是发在闲闲书话,数据还在,却没有查证的必要。因为,我在天涯呆得最长,也是一直都在的版面,唯有闲闲书话。论坛若有故乡一说,且非要选一个,我想只能是闲闲书话。以前常去的论坛全没有了,只能“流落天涯”,再就是刚上论坛不久就到天涯书话至今,和我的网上生涯共始终(还没终)。日久天长,他乡也作故乡了。

  “网上最有水平的,都去天涯!”有天,某位网友对我说,如刀刻在心上。是零四年,还是零五年,记不清了,总之是一句话让我兴冲冲直奔天涯而来。从此落在书话网中。目的却不是想开拓眼界,更不是要见贤思齐,只是想行鱼目混珠之事。试想,厕身才子才女,作家文豪间,档次不就上来了?哪怕羞于向人吹噱,自我感觉也是滋味得很。

  天涯(也是书话)也确实没让我失望,是不是最有水平,不得而知,在我到过的所有论坛中,肯定是水平最高。而且这观点,由始至终从不曾动摇过---网络之大,无奇不有,我只是井蛙,就这一点见识了。

  一直来,和书话却是若即若离,比起别的论坛,投入的时间和感情是最小最低的。原因也很正常,书话水平高,心有怯意,再怎么努力,也未必能入门,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。再说初衷只想着鱼目混珠,是渡金罢了,有点做贼心虚,心理上行为上,难免就“畏畏缩缩”,怕人注意。但同时,也产生了破罐子破碎的反心理:反其我是写不好,索性就随便任意。帖子一写完,就匆忙往书话里发,错字连篇不顾,高山滚鼓也不理,说来近似亵渎,一副无知者无畏的嘴面。于是,就出现了一个“有趣“现象:我的帖子,在天涯最为粗糙(天涯没修改功能,有时修改后,也没法更改,我觉得天涯这点最不好)。有时也觉到羞愧,也很迷惑自己这种近似矛盾的心理,可能是自卑两字作祟吧?

  好在,有水平的人,通常也有涵养,他们往往挑剔棋逢对手的小错,却包涵无文者的大谬。孔子会计较童蒙言之无文么?再加上,会点开看的人一直就小,一滴水惹不起水面半点细纹。别人无睹,我亦心安,就这样,我在书话放肆至今。坦白内心有点丢人,私念杂私亦不足道,却不吐不快,说是心声可能不确,却曾是真实心理。

  我对书话的记忆,是版主多过网友,因版主职责所在,通常会给我回帖,人难免俗,何况我等自我为中心的庸人。我在书话发帖较多较密,也是上得最频繁时期,是云也退当版主那段时间。云也退不是首版,却是很合格的版主,不知为什么,他给我的感觉与印象,总是让我想到现在的石中火版主:一样有才,一样热情。其实有才几乎是书话网友的通病,多数版主也是尽责热情,只是我个人对这两位印象最深而已。我还记得,那时候书话会“名人”,过一段时间,就把有才而活跃的版友名字荐进“名人堂“(可能不是这个名字,我记不清。我就亲眼见过一次推荐活动,网人推荐,版主决定),开始时名录不过数十,渐渐破百,估计现在仍在而为我们所熟悉的版友,多般名列其中。堪称济济一堂,不知道那段时期,算不算是书话高潮时段?但可惜,我太少关注,真如古诗说的”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“。现在还记得的网名,有肖毛,十年砍柴,孟庆德,王立,古清生,35公里,冉云飞,舒飞等等。

  之后,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疏离了书话,再回来,已是关版,石版等人当版主的书话了。网上论坛整体人气已是雪崩,天涯作为难得坚持的论坛,实难可贵,相比之以前,热度是不是低了,我想可能是的,但我在书话从来象个过客,多是扔下帖子就跑,错过了热闹,也就不觉得“冷清“有多冷清。反而随着年龄岁渐长,觉得不太热闹也不太冷清最好。现在的书话,还有许多我眼熟的大才,也新出了不少俊杰,数不胜数,也就不列。其中新人,对饭后钟声印象最深(以前没见过这名字,且当新人),我思维单一,对她奇思妙想的文字,只好惊叹;松鸣的博学,更常让我惭愧。和大家相比,自己不爱读书的感觉越发强烈。以前是不怕羞,现在是有点怕羞了。

  说自己不爱读书,不是自谦。我读书的兴趣很窄,就散文一类,小说看得极小,学术一类的就更别提了。这在天涯,尤其是在书话,近似文盲了。我不爱回帖,一是限于水平,二是怕出丑,就老实抱着不如藏拙的念头。见版友们谈书论文,一本本晒书影,一篇篇写书评,每次都要汗出如浆,或汗不敢出,那些书名或作家,我常常是听也没听过的呀,哲学、音乐、绘画、艺术等等门类,门都没摸着呀。出汗也好,不汗也罢,却从没想过要改变,一是懒,二是喜欢随意随性,三是无才。才子学者,论学术,写好文,我无病呻吟,自欺欺人也就是。唯一“追求“,唯真而已。

  独爱散文,本来散文天下,可能更适合自己胃口。也确实在散文天下呆过,不离不弃,唯有书话。我想这就是书话的无形魅力所在。诗赋欲丽,散文也是,尤其是经过抒情一枝独秀之后的现代散文,有点过虚而实不足,多丽华而少朴素,尽管我自己也是空疏、堆叠一类,对朴实,内容,真情实感却私心向往,力有不逮却愿意呆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,盼着有日能近朱者赤。还有,我总有一个想法,觉得创作要扬长避短,读书却得两者兼顾。记得止庵谈读书,说自己喜欢两周轮着读,是以闲适补激昂,以激昂正闲适,许多人学两周,难得神髓,估计就是只执一端,矫枉过正。汪曾祺也劝人读书口味不妨杂些,五味都尝一尝,总比独酤一味要好-------我独爱散文,所以难以提高。书话有文有术,且多饱学之儒,下笔质朴有味,读他们的文章,对我是很好的矫正。我越来越觉得,文章好不好,和人关系最大,比如心态,胸襟等等,人最重,文为次。好的文字,首要有意思意味,或说味道,不在词藻,华词丽句往往华而不实,不足一哂。不重视抒情,不刻意优美的书话文章,在我看来,更接近散文的原义。更何况书话的氛围,这么宁静,真如书房,多墨香而少噪音,人能宁静而淡薄。

  “重回”书话,最深刻一事是小说征文活动,佳作叠出,算是一盛况吧。其间也磨擦出一些有趣的火花,现在回顾,可能都觉得别有意思吧。我想就是有这样些真真实实的印记,有各种各样性格特点的你我他,才教书话这样让人难忘难舍吧?这次书话二十年,红花朵朵还须绿叶片片吧,虽然我可能只能算是黄叶,只能滥于充数了。杂七杂八,拉扯的全是自己,心有余而力不逮,只能如此了。

  2019-03-05 22:28:49评论哎呀,多谢鼓励,我当真了。 都语无伦次了天下彩票开奖结果


红姐图库免费| 香港免费马报资料大全| 本港台实时开奖现场| 铁算盘玄机的网址| 香港黄大仙资料大全| 香港最准一码中特网站| 仙人掌六合彩高手论坛| 夜明珠无敌玄机解| 小龙女心水折推荐| 新一代管家婆全年图库|